yaboapp亚博|网站地址 · 2022年7月7日 0

文艺评论丨科幻题材崛起与Z世代审美观照中的双向奔赴

在第32届中国科幻文学奖获奖名单中,《我们生活在南京》获得最佳网络科幻小说奖。一位2019年生活在南京的高中男生白杨,通过无线年身处同一位置的女生半夏,在那个时代,她是已知范围里唯一的人类。今世智谋团的拯救策略不断通过电波传递给遥远来世的半夏,世界在他们的共同努力下不断出现希望,这些情节构成了小说的故事框架。作品以扎实的专业知识构建起纵横不同时空的科幻世界,从中提炼出鲜明的有思想深度的价值立场,既有对环境和科技问题的关注,亦有对人类终极命运的思索与拷问,坚信人物身上蕴含的爱、温暖和智慧才是拯救人类的宝器。作品一上线即获得读者热捧,令人意外的是,小说的作者天瑞说符是一位“95后”青年作者,其成功凸显了网络文学科幻小说崛起和作者年轻化的双重特征。

网络文学对社会的影响日益扩大,到2021年底,网络文学用户已达5.02亿,网民使用率达到了48.6%,比去年同期增长了9%;仅阅文集团的在线%。在网民总体数量接近“天花板”的情况下仍有如此大幅增加,再次证明了网络文学的魅力。综合分析,网络文学功能发挥既需要仰赖不断演进的传播方式和与之相适应的写作技巧,但主要得自内容和主题的支撑,因为“一切创作技巧和手段都是为内容服务的”,其中题材尤为重要。在题材转向中,科幻由过去的“小众”上升为“大众”类型,成为内容变化中的新趋势,此外网游、电竞、机甲、赛博修仙等也紧随其后升温。尽管这类作品都通过想象和虚拟体验建构故事,但它们的流行仍然是社会审美嬗变的结果。

在传统写作一统文坛的时代,科幻小说是少有的具有严肃意义的类型化作品,至今仍然在文学期刊中时有出现。这个传统使其顺利转场到网络上,但以科技和科学猜想为基础的传统写法逐渐被裂解,出现了明显的“科玄合流”的趋势,即科幻作品中融入了玄幻或魔幻、奇幻等的写法,例如《诡秘之主》(爱潜水的乌贼)为蒸汽机械时代的科技罩上魔法的外衣,既有枪械、大炮、巨舰、飞空艇和差分机,也有魔药、占卜与诅咒,网络叙事中的奇诡想象打通了科学与幻想间的通道。

科幻一直是网络小说中的基础题材,但其稳定的状况近两年被打破,更在2021年成了“热搜”类型。据《2021科幻网文新趋势报告》显示,截至2021年,累计有超过51.5万的创作者在阅文集团旗下平台创作科幻网文,2020年相比2016年增长了189%;而且不只是“理工男”型的作者,女性科幻创作者也大批入行,占比从31%提升至44%。截至2021年8月,起点平台十部月票榜作品中,科幻题材就占了四部,其中最热门的作品《夜的命名术》(会说话的肘子)也是一部具有“科玄合流”风格的作品,小说搭建了一个由钢铁苍穹和数据洪流交织,人工智能高度发达的新奇世界,讲述主角庆尘修炼成为觉醒者,凭借异能在现实与虚幻的不同次元之间穿梭,改造并建构起属于自己的身份和命运的故事。作品单月吸引65万人阅读、15万人付费,阅读人数、收藏人数、均订数等打破平台多项历史纪录。

综合分析,科幻小说仍然是现实生活的反映,或隐或显地折射着时代精神。一方面,它深受科技发展水平和科技活动的线日国家电影局、中国科协发布“科幻十条”,次日网文平台科幻类别的日均阅读人数较前一周提升194%。 2021年6月17日神舟十二号载人飞船成功发射,科幻类别日均阅读人数相较前一周增长超过20%。另一方面,科幻小说尽管不乏幻想,但与社会现实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通过将科幻生活化来拉近与读者的距离,《我们生活在南京》就是从当下的现实生活中引出的故事,并通过设立两个世界的方式将现实世界带入其中。

在传统的玄幻和科幻小说之外,另一类表现想象力的创作是反映虚拟生存体验的小说,包括网游、电竞、机甲、赛博修仙等类型的作品。这些作品带有二次元特征,其世界建构、故事情节和价值表达与反映三维世界的现实题材是截然区隔的,表现了青少年群体在虚拟的封闭世界里确认自我的精神趋向,因此呈现出典型的“亚文化”特征。

这类小说一直不温不火,但近两年则持续有“爆款”出现,例如网游小说《全职高手》(蝴蝶兰)、机甲小说《星战风暴》(骷髅精灵)等。2021年尚在连载的电竞小说《联盟之电竞莫扎特》(洛兰殇)被网友排为年度“十大好看的电竞小说”榜首,这部作品描写主人公离歌重生来到了临近末季的S6电竞赛事中,莫名奇妙地成了不断失利的QG战队的替补辅助队员,离歌加入后首发中单,与队友一起展开了夺冠的赛程;《赛博剑仙铁雨》(半麻)是另一部有着较好口碑的作品,这部有着赛博朋克风格的修仙小说讲述了发生在遥远未来的故事,在那个科技极度发达的时代里,一场神秘的“大断电”事件抹去了现实中的一切,主角从冬眠装置中醒来,进入赛博空间里的修仙时代,小说试图追问个体如何在危机中救赎自我和世界的难题。

这类作品中的角色和情节设定看似荒诞不经,但并非毫无来由,它们与电子游戏有着相似的逻辑原理,都是新造一个虚拟的世界,时间可以循环往复或任意跳跃,完全扭转了客观世界中线性的时间和均质化的空间规律,角色重生与穿越是最常见的情节,小说中角色的数字化升级借鉴的也是游戏的套路,游戏中的玩家会通过不断赢取更多胜利果实来让自己的虚拟身份变得更加美好,对应到网络小说中,就是主角在不断“打怪升级”。在《星战风暴》中,战神学院肖菲特的特招弟子王铮是骷髅魔方的主人,曾在骷髅的异次元空间接受特战训练,带领自己的战队夺得了“最强王者战”第一轮胜利后,达到了“A级精神力,修行归一诀达到二百五十六度”。在与对手林峰的决战中,两部“一百二十八度归一诀融合并突破成为二百五十六度刀锋诀”,使自己的实力大大增强。诸如此类的数字化升级几乎成为幻想类小说中的必备设定。

黎杨全曾指出,网络文学中的游戏化内容是“曲折投射出来的虚拟生存体验”,“所谓虚拟生存体验,就是数字媒介影响、渗透与改造日常生活,人类生成与内化了的相应心理结构、情绪体验、感知与想象方式。”研究者认为,人的虚拟生存体验并不是直接进入了网络文学的故事中,而是经过了游戏的中介,“它不是有意识呈现的结果,而是因虚拟生存而无意识地投射于其中。”二次元小说与游戏一样为受众建构起了可供沉浸其中的虚拟空间,这与“元宇宙”有共通之处,后者也是通过叙事使人在仿真世界中体会到犹如现实或超越现实的沉浸感,从而使数码化的世界具有了“宇宙”的意义。可以说,在“亚文化”范畴之外,“元宇宙”概念的诞生为我们充分理解这类作品的审美特征提供了新视角。

题材转向的动因从网络文学内部来看,是内容生态的自我纠偏和调整;而从外部来看,则是社会审美嬗变引起了阅读趣味的变化,科幻小说等类型作品热度走高,也是创作与阅读之间互洽的结果,这其中“Z世代”的力量最为突出。

2021年网络文学创作迎来“95后”时代,“95后”作家在阅文作家中占比超过36%;“95后”占比最多增长最快,年度新增作家中“95后”占比高达80%。就涉猎的题材而言,科幻小说和二次元、轻小说等是他们最喜欢和擅长的。在科幻题材中,近五年“90后”创作者是科幻领域的中流砥柱,占比超过了70%,其中“Z世代”作者占比超过了58%;轻小说类型的作者近三年增长了370%。年轻作者的作品因其创新性的写法在阅读市场上表现上佳,例如《我们生活在南京》因“完成硬核科幻成就唯美故事的‘新科幻’实验”而引发了读者的强力互动。从读者角度观察,有超过四成读者追更科幻小说,“Z世代”也是主体,截止到2021年6月,Z世代读者同比增长超过44%,形成了网络文学科幻题材崛起与Z世代审美观照中的双向奔赴。

与传统小说重视事件背后的文化价值不同,由事件构成的情节本身就是网络文学的主要表现对象。尽管题材并不能决定作品水平的高低,但对题材的选择体现着主题与社会生活的关联程度,进而反映和影响着社会观念。从幻想类作品“一头沉”,到现实与科幻想象和虚拟体验类作品齐头并进,题材转向为网络文学全面发挥社会功能、实现高质量发展起到了积极作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