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aboapp亚博|网站地址 · 2022年5月15日 0

电竞的“大学时代”:高校战队扩容机构盯上学霸

2020年11月,英雄联盟S赛总决赛当天晚上。四川大学电竞社社长李佳怡组织了电竞社上百名社员,在川大一间能容纳三四百人的多媒体教室举办线下观赛。

时间穿越一年,近百名武大电竞社的社员因为S11聚集在武汉一家酒店会议室里,手上挥舞着荧光应援棒,随着比赛的进程以及EDG战队的每一次出色发挥而发出阵阵欢呼。

在武大电竞社,从不缺少传奇故事:电竞社从无到有,全程参与建造的学长;举办各类赛事,从万千学子中筛选出合格人选的学姐;还有人率领校队四处征战,为武大电竞社在大学电竞圈获得显赫声名。

电竞的故事正在更多大学校府翻开,热潮以及资本化诱惑下,大学生电竞未来方向成为话题——究竟是面向社会吸引资本,还是回到初衷弘扬体育精神?

“不少机构表示希望在比赛中挖掘新人,其实这不太现实。”北航Dota2战队领队Chaibot说,大学生电竞应该是改善游戏环境,让大家投入更多的激情,而非单纯地盲目炒作。

大学里的“线日,当北京大学“未名”战队以0:3输给中山大学“Loi Gongdong Da”战队,最终无缘由斗鱼举办的“DOTA2受教杯”总冠军时,在北大研究生寝室里的橙汁停下手里的鼠标,深深地叹了口气。

同样早在1995年就开始逐步接触红色警戒、CS、魔兽争霸等竞技类游戏的Chaibot,也曾迷上Dota2。在Dota2刚刚公测的阶段他正在读博士,恰好这一时期他需要作为助教经常给本科生代课。在课外交流中他偶然发现,这些和自己没有太大年龄差距的学生,很多也喜欢Dota2,并因此成为了朋友。“当时北航还没有电竞社,众多游戏爱好者组建了个QQ群,经常约在一起打游戏和聊天,算是学业外放松身心的最好方式。”Chaibot告诉新京报贝壳财经记者。

所有喜欢电竞的年轻人,都希望能找到同好。而电竞社,无疑是大学里最好的交流阵地。

电竞行业的爆发,让越来越多平台、游戏商重视起高校平台来。自然,电竞社随时会收到外界赛事的邀约。

据伽马数据发布的《2021年中国游戏产业报告》显示,中国电竞游戏用户规模在2021年达到4.89亿人,这也意味着“全民电竞”的时代已经来临。